一門四烈士 家風代代紅——這個烈士家庭的事蹟感人至深

2021-03-18 09:44:33 [來源:長沙晚報] [作者:鄧豔紅 通訊員 鍾俊夫] [編輯:劉茜]
字體:【菜鳥集運地址】

寧鄉壩塘鎮油麻田村是寧鄉烈士最多的村莊之一,紅色文化和革命精神激勵當地黨員羣眾接續奮鬥實現幸福生活,其中這個烈士家庭的事蹟更是感人至深——

一門四烈士 家風代代紅(奮鬥百年路 啓航新徵程)

曾禮生的革命烈士證明書。長沙晚報通訊員 鍾俊夫 供圖

長沙晚報全媒體記者 鄧豔紅 通訊員 鍾俊夫

“你們今天過上了好日子,不要忘了是革命先烈用鮮血換來的。”自打曾祥羅記事起,父親就反覆給他講革命烈士的故事,其中就包括他的爺爺曾禮生三兄弟以及大伯曾述芝的事蹟。

58歲的曾祥羅是寧鄉市壩塘鎮油麻田村人,革命烈士曾禮生的孫子。曾禮生曾任紅二十五軍二師班長,曾家至今保存着一張曾禮生的革命烈士證明書,雖然證明書因歲月流逝已經殘破,但他們全家都把它當作“傳家寶”珍藏。

據《湖南省寧鄉縣革命烈士英名錄》記載以及寧鄉市文史調研員鍾俊夫的調查研究,革命時期,曾家一共出了四位烈士,包括曾禮生及曾禮生的大哥曾仁生、二哥曾義生、侄子曾述芝。

一家四人相繼為革命獻身

從寧鄉壩塘鎮政府出發,沿着新修的柏油馬路,十分鐘左右就到了油麻田村。在這裏,水泥路通到每家每户,一大片油菜花地呈現出生機勃勃的景象,而在上世紀二三十年代,這裏沉浸在“馬日事變”後的血雨腥風中。

越是在革命處於低潮的時候,越顯出信仰的堅定。據《湖南省寧鄉縣革命烈士英名錄》記載,曾仁生1926年入了黨,曾禮生1927年也參加了革命。

曾祥羅告訴記者,他爺爺那一輩時,曾家在當地條件算較好的,因此曾仁生、曾義生、曾禮生三兄弟文化水平也較高,曾仁生、曾禮生都曾在當地學堂教書,同期教書的還有共產黨員蕭容威、喻季良。“三兄弟都很同情農民,覺得應該推翻這讓農民受苦受窮的制度,加上他們跟徐上達關係很好,受徐上達等共產黨員的影響,於是走上了革命的道路。”

鍾俊夫介紹説:“徐上達是龍從鄉黨支部的書記,曾家兄弟都是龍從鄉黨支部的成員,龍從鄉黨支部是寧鄉最早的黨支部之一,主要任務是組織和發動農民。”另外,曾義生、曾仁生兒子曾述芝都是農民協會的成員,曾家當時負責為革命籌集資金,做出了很大貢獻。

曾義生是曾家兄弟中最早犧牲的人,據記載,1926年在參加農民協會會議時,會場被圍,曾義生在亂槍之中英勇犧牲。“馬日事變”後,曾仁生和曾禮生等廣大共產黨員沒有被嚇倒,繼續從事革命。1932年,曾禮生和代父參會的曾述芝在寧鄉縣城參加地下黨會議時,因叛徒告密,叔侄倆旋即被槍殺在寧鄉南門橋的驛馬坪。眼見兄弟和兒子相繼犧牲,曾仁生後來轉移到江西,受黨組織派遣到國民黨張發奎部任機要祕書,1934年在江西省被殺害。

“爺爺犧牲時,我父親才5歲。”曾祥羅説,1972年,政府為曾禮生兄弟和曾述芝發放了革命烈士證明書,“那一年我還不到10歲,父親從拿到革命烈士證明書起,就經常為我講爺爺一輩的事蹟。他告誡我,現在的好生活都是革命先輩用鮮血換來的。”

汲取紅色營養,村莊舊貌換新顏

曾義生、曾禮生、曾述芝三位英烈的墳墓成“品”字形,位於壩塘鎮繁榮村一組。曾祥羅告訴記者,父親在世時每年都要帶着後人去祭奠、掃墓。在那片小山坡上,曾祥羅一家找到了最平靜、最深沉的精神力量。曾祥羅如今生活富足、家庭和睦,他的父親曾當過鄉長,他的兒子如今在一家國企工作。曾祥羅介紹,父親常用祖父輩的故事教育後人,讓紅色家風在這個普通的家庭代代相傳。

去年,油麻田村村委會對那一片烈士墓進行了修繕。記者瞭解到,油麻田村是一片紅色熱土,是寧鄉烈士最多的村莊之一。據鍾俊夫收集研究,該村在1979年前就出了至少16位烈士。

革命先輩的奉獻精神激勵着一代一代油麻田人,油麻田村黨總支書記陳賽文告訴記者,在紅色思想的不斷激勵下,幾代共產黨人帶領羣眾接續奮鬥,當年農民食不果腹的窮苦村莊,如今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“村莊環境越來越美,村民生活越來越好,居住的都是新建的樓房……”

陳賽文介紹説,為傳承好紅色文化和老一輩的奮鬥精神,村裏將開展探尋革命先輩事蹟以及其他烈士的追尋工作;計劃建設紅色文化宣傳牆,將全村烈士和革命先輩的光輝事蹟整理成冊,開展紅色文化宣講等;在烈士故居所在地加強產業發展與紅色文化相結合,助力鄉村振興。

今日熱點
焦點圖